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练霓裳

[古风小说] 万里西风瀚海沙(新文,长期连载中)

  [复制链接]

264

主题

2428

帖子

3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38823
声望
25295 声
银两
115658 两
帖子
2428
精华
1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7-7-29
最后登录
2019-12-4
 楼主| 发表于 2019-6-12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七章  青鸟飞来衔红巾
秦之蓉返回紫云阁时分,天色已近向晚。古丽娅早已等得心焦,见她形容狼狈,面色惊惶,不禁大为诧异,免不得开口探问。秦之蓉心神未定,不及遮瞒,遂将方才在千步廊中窃听得的下毒阴谋和盘讲出。
古丽娅生长于塞外边城,十余年间接触的俱是淳朴率直的铁勒族人,对此等兄弟相煎,手足互残的宫廷争斗莫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甚至连想象都未敢想象过。瞠目结舌了半晌,方呐呐地道:“秦姐姐,眼下我们也已知道了这项密谋,却该如何是好?”
秦之蓉对李唐皇室原无甚好感,于此等争权内斗一向抱着事不关己的漠然态度,这次亦不例外。闻得古丽娅相询,只淡笑道:“也不如何,吃罢晚饭便去睡觉,明日该散步散步,该折花折花,全当没听到过这件事情,等着六月初六看热闹便是。”
古丽娅忽“啊”地一声惊呼了出来;“秦姐姐,你的花篮却丢在了哪里?会不会被太子他们发现,知道你偷听的事情?”
秦之蓉一惊而起,暗叫糟糕,当下来不及多说,匆匆奔出紫云阁,折转千步廊。所幸此时日已半昏,园内再看不见半个人影。
斜阳余晖投射进千步廊,秦之蓉见到自己的花篮仍好好地放在廊中石凳上,不由心头略宽,疾步奔上前去,拾起花篮。
“姑娘折得好花!却不知是要送去敬奉哪一宫娘娘?”一个嘶哑的声音毫无预兆地自千步廊另一端响起,令秦之蓉惊怖得浑身起栗。只因这声音乃是她方才窃听时所认识的,正是那最为阴险的冯朋的声音!
秦之蓉战战兢兢,手足僵木,却不敢回头与冯朋朝相,亦不敢开口回应,当下亦不知是当立刻转身奔逃,还是当留在原地随机应变。她原非头脑灵敏之人,在江湖中拼斗生存仅是凭着一股坚忍之志与顽强的生命力,卷入这等充斥着权谋算计的宫闱罗网,自是束手束脚,无所适从了。
“冯统领真好兴致,如此辰光还在园中游赏。既然相约不如偶遇,何不就此随卑职往尚食内院饮一壶酸梅汤解暑?”一个熟悉的清朗声音忽自对面传来,登时引得秦之蓉心头剧震,悲喜莫名,原来,这正是她念念不忘,欲舍难舍的殷连城的声音!
秦之蓉不由自主地转头望去,果见殷连城锦衣珠冠,折扇轻摇,翩翩自来路行近,较前日在永安门前愈发显得潇洒倜傥,超尘迈俗。
秦之蓉怔怔地定在当地,双足如同被钉住了一般,舌头也仿佛变得僵木,一时间竟不知当见当避,何去何从。
冯朋见殷连城骤然插入,虽疑心仍存,却也不便再行盘问秦之蓉,只得皮笑肉不笑地打了个哈哈,先行与殷连城寒暄起来。
秦之蓉的恍惚失神只得片刻,头脑瞬间便恢复了清醒;“事已至此,我便是继续在此地纠缠,又有何益?不若趁此良机,脱身为要……”心念电转,提起花篮疾奔而出,与殷连城擦身而过,奔出千步廊。
就在二人身形交错的短短一个照面,殷连城看清了秦之蓉的脸,心头亦是一震,惊呼道:“你……”伸手欲拦,却终是晚了一步,秦之蓉的身形已如惊鸿般远逸而去了。
殷连城心头焦急,本拟追出,无奈却为冯朋绊住,脱身不得,只得耐下性子与之闲话起来。
却说秦之蓉一气奔回紫云阁,犹自喘息未定,暗呼方才好险。心神正自混乱,古丽娅已悄悄行至,低声道:“秦姐姐,我想把太子他们的阴谋告知秦王,救他性命......”
这短短几句话给秦之蓉带来的惊震,丝毫不下于前时在千步廊中窃听到的密谋:“古丽娅,你这样是在引火烧身!自古以来,宫闱之争都是至为凶险残酷,任何人只要卷入了这个漩涡,都难以脱身,更鲜有好结果。你原是塞外之人,太子也好,秦王也罢,说到底都是与你毫不相干的人,何苦无端插入他们的争斗,平白将自己引入险地?”
古丽娅轻叹:“秦姐姐,你说这些我都明白,可是我们铁勒族中世代相传的训谕,除非是不共戴天的仇敌,若遇其他人身临危难,务必尽力帮助,救他脱险,否则见死不救,便和亲身害他没有区别。我虽然身入唐宫,但时时刻刻不敢忘记自己是铁勒族人,更永远不会背弃祖先定下的族规。”她素来秉性温柔纯真,这番话却说得无比坚决,显见主意已定,无可动摇。
秦之蓉与她的目光对视了半晌,终于放弃了说服她的打算,无可奈何地长叹一声:“你既定要卷进这场是非,却也由你,我身为扶持保护你的人,自然不能置身事外,只能全力相助。但愿我们这次老天护佑,不要被太子他们发现暗传讯息之事......”
二人在紫云阁内室中思虑商议了几日,终于设计出了一条还算安全隐秘的传讯之计。
六月初六清早,李渊起身上朝后,古丽娅便即携秦之蓉来至御园的东南角折花扑蝶。此处有一侧门通向东宫,乃是下朝后自太极殿、两仪殿前往东宫的最便捷途径。
二人以嬉戏游玩为名,暗伺李世民到来。看看红日渐渐升高,将至天中。气温越发燥热,秦之蓉已有些不耐起来。
一阵人声喧嚷自甘露门方向传来,却是秦王李世民率一众从人姗姗来迟。二人此前已与李世民见过数面,早识得他的形容,但见他此际容光焕发,龙骧虎步,显是一副踌躇满志的神态,亦不知遇到了什么令他大畅襟怀之事。
古丽娅与秦之蓉对视一眼,二人悄悄向李世民一行移近脚步。可巧一阵疾风卷来,古丽娅早有准备,手指趁机一松,那扑蝶所持的红罗帕原是极轻极薄之物,当即随着风势飘飘忽忽地飞向李世民,无巧不巧地扑到了他的肩上。
古丽娅佯惊呼道:“我们快去寻秦王,将手帕取回来!”拉着秦之蓉一轮疾奔至李世民身边,笑道:“若不是秦王殿下恰巧经过,我这手帕多半是要被风吹去了。便请秦王好人做到底,将手帕还给我,我这里却多谢了。”
李世民与父皇的宠妃骤然偶遇,当面相对,虽非正式会面,却也不宜失了礼数,遂依制施礼问安。古丽娅与之讲了几句场面言语,便即令秦之蓉取回红罗帕。
秦之蓉行至李世民面前,伸手索帕,李世民却也不以为意,随手将红罗帕递过。二人双手相接的一刻,秦之蓉运指轻转,借罗帕遮掩,将预先藏于指缝间的示警字条迅捷无比地塞入李世民掌心。李世民原是个精明机警的人,知机亦快,当即不动声色地接过,双方一触即分,竟未露丝毫破绽。
秦之蓉见事情办得出乎意料地顺利,亦暗自松了口气,转身将红罗帕交还古丽娅,二人悄悄交换了一个眼色,向李世民告辞,折返御园深处。
方行出二十余步,忽闻冯朋的嘶哑声音再次幽灵般在身后响起;“难怪秦王殿下姗姗来迟,原来是在此处与昭仪叙话。太子已在东宫等得久了,还请秦王殿下速行,莫要误了良辰佳时。”
李世民漫应了几句,随冯朋向东宫而去。秦之蓉脊背上的寒意却未曾随着他们的远去而丝毫消散,仿佛被一条毒蛇盘踞其上,久久不去。古丽娅亦似感觉到了恐惧,红罗帕随着手指不断簌簌抖动。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20

主题

141

帖子

628

积分

闯荡江湖

Rank: 5Rank: 5

积分
628
声望
387 声
银两
3100 两
帖子
141
精华
2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8-12-21
最后登录
2019-12-16
发表于 2019-6-17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14年写到19年了……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264

主题

2428

帖子

3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38823
声望
25295 声
银两
115658 两
帖子
2428
精华
1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7-7-29
最后登录
2019-12-4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1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八章  风波不信菱枝弱
三日后古丽娅遣秦之蓉暗中打探消息,得知李世民仅身体略有不适,腹泻呕吐了几番便无大碍,知是自己的示警起了作用,不禁大为喜慰。秦之蓉心中却是忧惧担心占了上风,暗道自己曾于李建成等密谋当日被冯朋撞见,其后更在毒酒宴前为他目睹古丽娅与李世民的会面,现下他们一党毒杀李世民的阴谋失败,势必四处排查可疑泄密之人,古丽娅只怕已成为他们怀疑的首要对象,日后再宫中势必危机四伏,暗礁不断......
然而,宫闱中的暗礁却是远较江海中的凶险,绝不是事先预见得到,便能避过的。十余日后,古丽娅在宫中惟一可依仗的保护者唐皇李渊忽离京出巡,查看北境边防,行程约在一月之久。因北地荒寒,路途艰难,兼之边疆未靖,故不曾携嫔妃前往,令冯悦娘在宫中总摄内闱诸务。冯悦娘原本在宫中便极富权势,此际被授予了这等权柄,不禁愈发得意,竟隐隐以准皇后自居起来。每日一早各宫嫔妃须得往她的甘露殿中执礼问安,不得许可不许离开,有些品级较低的御女、采女,常常要随侍至午后。
这日早上古丽娅又照常携秦之蓉入甘露殿拜见冯悦娘,却见李世民亦在殿中,向冯悦娘执以母妃之礼,依例问候。冯悦娘却似有些疲乏慵懒,只随意闲谈了几句,便挥手遣众人散去。
李世民随众嫔妃一并出门,若有意若无意地随在古丽娅与秦之蓉身后,看看行至一条狭窄曲折的花径中,近处无人,忽地疾疾抢上几步,越过古丽娅,向她深深一礼:“前次蒙母妃示警传讯,使世民得脱大难,大恩大德,此生难忘,来日若有机会,必将重报......”
古丽娅“嗤”地一笑:“秦王如要报答,第一个该报答的恩人还是我身边的这位姐姐。若不是那天她偷听到太子他们的阴谋,又帮我想出了借手帕传递消息的办法,我便是再有心救你,只怕也无从下手呢。”
李世民向秦之蓉微微一笑,正欲开口,忽见几名冯悦娘的宫女向自己这边行来,忙收住了已至唇边的言语,匆匆告退,疾步远去。
    古丽娅与秦之蓉亦自行离去,转回紫云阁闲坐。然平静了不到半个时辰,便有宫监前来为冯悦娘传谕:令古丽娅速往甘露殿叩见,不得迟延!
    秦之蓉心头一悚,一阵不祥的预感瞬间笼罩了全身,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随古丽娅一并出门,向甘露殿而去。
    二人入得甘露殿门,但见素日陪侍于殿中的众嫔妃均已不在,唯有冯悦娘本人高踞正位而坐,周遭环列着一众宫女侍卫,另有一名武官装束,短小精悍的中年汉子陪坐在侧,目光如刀似剪,不住向二人上下打量。
    冯悦娘面沉似水,目寒如冰,忽柳眉一挑,拍案厉声叱道:“古丽娅,你可知罪?”
    古丽娅骤闻此责问,宛如雷霆击顶,登时乱了手脚,面色苍白,口唇颤抖,半晌才呐呐回道:“小妹不知犯了什么过错,还请姐姐明示......”
    冯悦娘冷冷一笑:“宫中自有宫中的规矩,天朝上国也比不得你那塞外蛮荒之地,庶母儿媳尽可与父子兄弟同几而食,同榻而寝。想那秦王殿下虽与你我有母子之名,终究无亲缘骨肉之分,平日相见,言行礼数都须谨慎检点才是,以避瓜田李下之嫌。如今你却与他一时罗帕传递,一时花径私语,是当真不知宫中规矩,还是恃宠任性,为所欲为?”
    古丽娅见她语气越来越重,责难明显,不由愈加慌张,低声道:“姐姐教训得是,小妹知错,今后绝不再犯便是......”
    冯悦娘冷叱:“今后犯与不犯,都是今后的事,眼下你要作的,却是为你此前的过错接受处罚。冯统领,你执掌宫规,却说说看,似她这等失礼逾矩之行,却当如何处置?”
    冯悦娘身侧那武官开口,正是秦之蓉所熟悉而惊怖的冯朋的嘶哑的声音:“依宫规论处,宫妃失仪悖伦者,轻则幽禁暗室十日,重则刑杖相责,多少视过失轻重而定。敢问昭仪娘娘,此番却当依何等罚规论处?”
    古丽娅张口结舌,被冯氏兄妹咄咄逼人的辞锋逼入了死角,再作声不得。
    忽一个声音截口道:“冯统领的宫规之说看似条例分明,实则模糊得很。敢问冯统领,何为失仪悖伦,可有定规定论?昭仪与秦王两次相见交谈,均是在青天白昼,人来人往的园中,周遭视野无碍,行事坦坦荡荡,大可任人一览无余,既无亏心之行,又不曾失了应有礼数,且问仪何所失?伦何所悖?总不成要由冯统领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而定么?”却是秦之蓉见古丽娅出镜可危,情急之下,顾不得自己身份,挺身而出,扬声反诘。
    这番言语既出,一殿皆惊。除了古丽娅本人之外,余人皆以为秦之蓉为铁勒族女子,即便能听说汉语,亦必粗浅至极,无足轻重,此番骤闻她据理力辩,铿锵流利地讲出这一番滔滔之论,不禁大出意料之外,一时俱都怔住了。
    然而,短暂的沉默只持续了一霎,奸狡阴险如冯朋兄妹,又岂会为一名卑微的陪嫁侍女惊退?冯悦娘率先作出反应,冷笑一声:“你既口口声声不离礼仪规矩,且问你一个小小的奴才,低贱有如草芥蝼蚁,居然敢于当面顶撞统领大人,便不晓得这也是以下犯上,触犯宫规么?”复转向冯朋:“冯统领,依照宫规,这贱婢又当如何惩处?”
    冯朋拈须悠悠地道:“宫规铁律,奴婢下人目无尊长,冲撞宫妃官员者,即为悖逆不敬,当处杖毙之刑,以儆效尤。”
    古丽娅见势不妙,疾疾上前拜倒阶下:“姐姐,冯统领,我这侍女是蛮荒之人,本性粗野,一时间尚未熟习唐宫规矩礼数,冲犯了上人,原是她的不是,还请你二位休要与这等粗贱奴仆计较,饶过她这次初犯,我日后一定多加责罚管束......”
    冯悦娘冷冷地道:“这贱婢狂悖无礼,忤逆犯上,今日若不严加惩处,来日只怕更不将宫规放在眼里,却是宽纵不得。却不知这贱婢如此猖狂蛮横,是当真性情粗悍,不懂规矩,还是有所倚仗,有恃无恐?”言罢,略一挥手,当即便有数名侍卫一拥而上,将秦之蓉向殿外拖去。
    秦之蓉霍然而起,正欲出手相抗,目光骤然一扫,忽见殿侧的边门前多了一人,正是锦衣玉带的殷连城。于这等狼狈凄惶的境地,忽遇已是位高阶贵的故人,心中的酸楚、难堪、自轻自伤、自怜自怨种种滋味,着实是难以形容。更兼想到自己倘一出手,将为古丽娅招致的不利后果,霎时间心绪忽如槁木死灰,暗道自己倘若就此死于刑杖之下,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了局,念至此处,遂不加挣扎反抗,僵木地由众侍卫拖了出去。
    殷连城进殿较迟,只见到秦之蓉被冯悦娘下令施刑,却不知其中缘故。待得向殿内宫监悄声打探出原委,殿外的刑杖早已响了数声。
    殷连城知秦之蓉性命安危正悬一线,自己若不出面,只怕她顷刻便将死在杖下,心念略转,遂上前轻轻一拉冯朋衣角,向他抛了个眼色,转身疾步行出边门。
    冯朋未知殷连城此举何意,起身随后行出门外,低声道:“未知殷统领有何见教?”
    殷连城也不客套,直截了当,开门见山:“卑职认为,冯统领与贵妃娘娘对昭仪主仆的处罚不妥!”
    冯朋未料殷连城竟会出面干涉此事,一时间未明其故,惟有拈须不语, 以静应变。
    殷连城知事态紧急,当下再不顾避忌,索性丝毫不加遮掩:“今日之事归根结底,是因昭仪与秦王在御园中偶遇了几次,对面说了几句话而起。或许昭仪平日年少任性,不慎得罪过些许小人,以致为其在贵妃面前捕风捉影,夸大其词,将此硬作成失礼逾矩,触犯宫规的大过,而这宫婢的所谓忤逆犯上,也不过是护主心切,站出来申辩了几句话而已,与昭仪的事情一样,算不得什么罪状确凿的过失。宫中的是是非非,向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等无足轻重的小事,更没必要硬抓着不放,不若到此为止,既可起儆示之效,又不致太伤了各家颜面......”
    冯朋眉头微皱:“殷统领可是说,今日就此放过这贱婢?”
    殷连城点头:“十日之后,圣上便将归銮回宫,倘若此事动静闹得太大,难免届时余波未静,惊动圣上,一旦细细查究起来,今日此地已是人多眼杂,如有与贵妃、统领不睦者暗中加油添醋,向圣上讲些不利之言,只恐反为不美,还望冯统领三思。”
    冯朋闻得这番软中带硬,半是劝阻半是威胁的言辞,心中亦自一震,暗中转了几转:“这厮也不知受过古丽娅小丫头的什么好处,居然肯为她如此出头。他本人的品级地位虽不及我,然身后却有辅国将军撑腰,却是不得不卖他这个面子......”思及此处,遂疾步转回殿内,与冯悦娘低语了几句,唤一名侍卫外出传令,叫停秦之蓉的刑杖,将她带回。
    待得秦之蓉被拖回殿内,已是遍身鲜血淋漓。饶是她身体壮健,性情坚忍,这一轮刑杖却也令得她受伤不轻,几乎无法自主站立行走。
    古丽娅见秦之蓉劫后余生,侥幸免死,心酸之余却也松了口气,强忍眼泪上前搀扶秦之蓉,向冯悦娘施礼叩谢。
    秦之蓉的目光与思绪却不在面前的冯悦娘身上,而是落向仍悄立在边门旁的殷连城。她不知方才自己死里逃生原是出于殷连城的调停,只道他在整件事情中冷眼旁观,无动于衷,心头不觉又是愤懑,又是气苦;“即便你对我无意,另娶佳人,然我们终究是共过患难,并肩为战过的故人,就算宫规所限,你无法插手干涉此事,居然便忍心事不关己,同陌生人一样隔岸观火,麻木不仁......”
    甘露殿内寂静了下来,惟有古丽娅带着呜咽的话音。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0

主题

100

帖子

322

积分

闯荡江湖

Rank: 5Rank: 5

积分
322
声望
222 声
银两
680 两
帖子
100
精华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9-11-19
最后登录
2019-12-16
发表于 2019-11-21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楼主如果愿意我有时间仔细看下回复一下。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212

主题

4263

帖子

2万

积分

武林盟主

Rank: 24Rank: 24Rank: 24

积分
20834
声望
11321 声
银两
196792 两
帖子
4263
精华
5
阅读权限
200
注册时间
2006-11-17
最后登录
2019-12-16

版主十年坚守声优

发表于 2019-11-22 13: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说呢,文笔可以更靠近所谓纯文学一点。现在的风格更偏向是讲故事,还有点半文半白的意思,毕竟我们都不属于旧时代,这种行文肯定不如那一代人写的好,是短板,不如改改文风。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212

主题

4263

帖子

2万

积分

武林盟主

Rank: 24Rank: 24Rank: 24

积分
20834
声望
11321 声
银两
196792 两
帖子
4263
精华
5
阅读权限
200
注册时间
2006-11-17
最后登录
2019-12-16

版主十年坚守声优

发表于 2019-11-22 13: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古风也可以用现代的语言来写。古在意境。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0

主题

100

帖子

322

积分

闯荡江湖

Rank: 5Rank: 5

积分
322
声望
222 声
银两
680 两
帖子
100
精华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9-11-19
最后登录
2019-12-16
发表于 2019-11-28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2天花时间把楼主的文看完了。因为还没完不清楚楼主尚埋了哪些伏笔,所以单就目前揭露的故事谈谈。

楼主的文笔的确很好。除了少数现代化的字眼外半文半白的风格居然能处理得这么好。

故事前半段是围绕和宇文南的过往恩怨展开的,后半段则牵涉到了李唐夺嫡。两段不知道是否会联系起来,比如李世民和李建成在前半段故事中就起到了作用乃至就是宇文南幕后主使。毕竟连载时候很多地方的确很难构思全面,适当的故事和细节修订很有助于作品的。


总体而言着重于女角色刻画,出场的几个角色除了江明心以外个性都比较鲜明。就是古丽娅目前为止我觉得有点香香公主的感觉不是那么讨人喜欢。殷连城作为男主角也是合格的少侠。

秦之蓉这个人物非常有意思,前半段男装给人感觉怎么这么受,后来又显出她的内心倔强的一面,这个人物是故事的重要引线。从头到尾给我一种神秘诡异感,不知道她身上还有什么秘密。

慕容璎之前是个很刚烈外放的女子,后来反转成她是被劫持侮辱并且作为要挟而出卖的大家,这类反转不是不可以,只是显得这个人物过于软弱可憎了,而且前面也没有足够的笔墨来刻画出她外刚下的脆弱。我觉得这一段也可以处理得更好一些,比如相比被用强,可以是遇险后被人所救照料慢慢生情泄露了信息,实际是反派唱的红白脸。最后也可以让她的形象更硬一些,不是杀人灭口被揭穿了才如何。而是发现被骗竭力相助正派弥补过失,早就想好了自裁。这样这个人物就更丰满和立得住了。

江明珠这条线和人物我觉得还可以处理得更好的。这种高冷+主角仇敌身份出场的,类似甘十九妹梅绛雪这么迅速让反派当成弃子洗白有些掉格调吧。哪怕不和主角死斗到底,洗白过程也可以类似梅绛雪那样保持她的地位能力,弄得武功废掉百无一用有损形象。而且本来这个人物引出灭门就是让男主角两面纠结为难,结果在决战前一切恩怨都化解了就显得这一战只是单纯的正邪斗争,缺乏戏剧张力了。特别是宇文南在这里也就是个纯粹的反派,其实他当初无非是各为其主,是否要塑造成这么奸恶的人也可以斟酌下。如果有意写好江明珠这个人物可以再来一个反转,死的是江明心,活的是江明珠就有意思了。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264

主题

2428

帖子

3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38823
声望
25295 声
银两
115658 两
帖子
2428
精华
1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7-7-29
最后登录
2019-12-4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九章   红颜未老恩先断
    次日午后,李建成、李元吉兄弟亦来甘露殿向冯悦娘请安,冯朋亦随之一同前来。众人略作寒暄了几句,便即进入内室密探,门外自有心腹宫女把风。
    冯朋兄妹将前日降罪古丽娅,杖责秦之蓉之事告知李建成兄弟,最后更加重语气道:“如今事情基本已经明了,便是古丽娅的贱婢窃听到了我等的密谋,主仆串通,向秦王通风报讯,以致此计不成。现在我等已与秦王撕破脸皮,索性不去管他,谅他也未能将当日的毒酒留下作为证据,在圣上面前参太子一状,却是古丽娅胜眷正隆,她若不知好歹,吹枕边风将此事告之圣上,到时麻烦只恐不小。”
    李建成皱眉在原地往来徘徊:“这却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冯悦娘媚眼斜睨,“嗤”地一笑:“亏你还是一国太子,遇事居然如此畏首畏尾,束手束脚。若依我之见,要想解决此事,原也不难,只看太子舍不舍得割爱罢了。”
    李建成顿足:“已经到了这等地步,贵妃还卖什么关子?如有办法,照直说出来便是,我还有什么舍弃不得的东西?”
    冯悦娘面上笑意更浓:“如今我等之所以这等忌惮古丽娅,自非因为她身后有甚势力靠山,不过是仗着如今圣上专宠,方得恣意妄为,倘若圣宠一失,自然不足为虑,到那时她即便想告密,圣上只怕也不耐烦听,无意相信了。至于当以何夺古丽娅之宠,想必太子心里最清楚不过。”
    李建成一惊:“贵妃说的可是我新近以一斛明珠换来的玉姬?她侍奉我还不到十天,难道便要......”
    李元吉忍耐不住,插口道:“大哥,常言道女人如衣服,欲成大事者,骨肉至亲亦要当弃则弃,当除则除,何况区区一个女人?况且父皇年事已高,你若当真惦记玉姬,只须忍上几年,待父皇归天,你坐上龙位,父皇留下的妃嫔美人还不是由你予取予求?”
    冯悦娘格格娇笑,花枝乱颤:“还是齐王看得明白。太子殿下,我也不与你兜圈子,绕弯子,据我闻之,那玉姬身子最是绵软柔韧,正是你们男人心目中的最好尤物,只消你将她送到我这甘露殿内,由我授以媚人之术,不出十日必将有成,届时定可令圣上神魂颠倒,将古丽娅抛在脑后,到时再要拾夺她,便要容易得多了。倘若你舍不得玉姬,却也由你,只是我却想不出其他对付古丽娅的法子了。”
    李建成犹豫半晌,终于猛一抬头:“也罢,便依贵妃之计,只是却要委屈玉姬了!”
    十日之后,李渊回京入宫之时,李建成果然献上了一名柔媚妖艳的美姬。此女容貌虽不及古丽娅,然身上却仿佛有一等令男人沉迷入魔的吸引力,令得李渊为之色授魂销,无从自拔,夜夜与她厮混在一处,自此再不曾临幸其他妃嫔,即便是一度宠冠后宫的古丽娅也不例外。
    不久前尚炙手可热,喧嚣无比的紫云阁,骤然间变得冷冷清清,门可罗雀,这等反差着实令人有些无从适应。秦之蓉杖伤初愈,在庭院中往来活动时,亦觉百无聊赖,身为当事人的古丽娅本人却偏偏对此不以为意,仿佛一切盛衰荣辱俱是他人之事,于己不过是无关的过眼烟云一般。几日后秦之蓉陪她闲话时,却见她怀中竟多了一只雕工颇为粗糙的小木人,据说是多年前契苾何力少年时亲手削制的,也是他赠予她的第一件礼物,多年来一直被她随身携带,片刻不离,只是前一段因皇宠过频,人多眼杂才不便拿出......
    自此之后,古丽娅便如换了个人一般,每日除吃饭睡觉外,其他时辰几乎都在以铁勒语对小木人讲话,所说的尽是些缠绵肉丸的情语,日复一日,无止无休,显是已将小木人当做了契苾何力的替身。
    秦之蓉日日冷眼旁观,但觉古丽娅此时的心境却似远较前日受李渊宠幸时平安喜乐,便也随之放下心来,暗道二人倘若从此远离这些权势是非漩涡,与世无争,平平静静地闭门度过日月,却也不失为一种幸运。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这等虚幻的平静与温暖只持续了十余日,便被无情地打破了。这日早上,古丽娅照例怀抱小木人,絮絮地讲着她的铁勒情语,无非是当年在伊吾时与契苾何力驰马、放牧、钓鱼、狩猎等旧事,秦之蓉早已听过多次,索性闭目养神,由得她自言自语,自家却也有些怀念起挥刀纵马的塞外生涯来。
    忽一阵杂沓的足音骤雨般传来,继而“呯”地一声大响,房门被重重撞开,却是冯朋气势汹汹地带着十余名侍卫闯入,面上犹带着一丝冷酷而得意的笑容。
    古丽娅缓缓起身,道:“不知冯统领清早来我这紫云阁,却是所为何事?又是受了何人差遣而来?”
    秦之蓉在旁冷笑道:“大约是受了贵妃娘娘差遣,前来探视昭仪寒温的。昭仪这一向谨守礼制,足迹未出过紫云阁,更未曾见过旁人,却是不劳贵妃费心了。”
    冯鹏斜瞥了秦之蓉一眼,回手自身后侍卫手中掣过一柄盘龙短剑,大声道:“奉圣上口谕,特来查检宫闱巫蛊阴谋!有圣上盘龙佩剑在此,任何人如有违抗,等同欺君,当以此剑立诛!”
    秦之蓉听出话中味道有异,疾疾抢步欲遮护古丽娅,然为时已晚,冯朋早抢先一步将小木人夺至手中,桀桀笑道:“搜检了许多宫院,原来巫蛊就在此处!本官这便将这件巫蛊物证呈于圣上,由他裁处发落,也算作个了结!”
    古丽娅颤声道:“你说的事情我不明白,但这小木人是表哥送我的,谁也不可以将它从我这里抢走......”扑上去欲夺小木人,却被冯朋重重一推,登时跌坐在地上。
    秦之蓉心头激愤,一个箭步冲至冯朋面前,反手扣住了他的腕脉:“冯统领,请放手!”
    冯朋亦是习武之人,只是先时依仗有皇命在身,谅古丽娅主仆不敢如何反抗,且未料秦之蓉乃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先入为主地存了轻忽之心,是以竟为秦之蓉一招所趁。秦之蓉虽碍于后宫尊卑仪规,心存顾忌,未曾施用内力,然手上所蕴的本身劲力亦足以令冯朋震骇,一边运力与秦之蓉相抗,一边向众侍卫喝道:“这贱婢胆敢以下犯上,抗旨行凶,当属欺君大逆......”
    其时秦之蓉在与冯朋的角力中已占上风,看看即将将小木人夺回,猛听得周边铿锵之声不绝,却是众侍卫刀剑纷纷出鞘,各自移步包抄过来。一时间压抑许久的怨怒积愤之意忽似寻到了一个宣泄口,急切间也顾不得权衡思索利害,与冯朋相持之手依然不放,另一只手则顺手抄起了几上的铁烛台,摆出了与众侍卫对峙的架势。
    就在秦之蓉招数将出未出,劲力将发未发之际,忽有一人踉跄冲进众人的圈子,紧紧抱住了秦之蓉肩臂,却是泪流满面的古丽娅。
    秦之蓉知古丽娅体质娇弱,不敢用力甩脱,只得以铁勒语低喝道:“快快放手,休得拦我!”
    古丽娅已抽泣得浑身颤抖,双手却仍丝毫不放;“秦姐姐,上次我们已经受过了宫规惩处,知道了宫里的许多事情都不可轻犯,这次搜宫是皇上之命,我们若要违抗,罪状只有比上次更重,我是死是活都不足惜,却不可连累了秦姐姐遭难......这小木人便让他们拿去好了,左右就算今天能抢得回来,明天圣旨一下,还是照样保不住......”
    古丽娅的话乃是以铁勒语说出,冯朋等不明其意,秦之蓉却听得句句清楚,情知她所言不假,自己倘若与冯朋等起了正面冲突,则无异于抗旨,非但于事无补,更会令古丽娅陷入更加不利的境地......思及此处,不由心灰意冷,废然一叹,掷下了手中铁烛台,同时将冯朋腕脉缓缓放开。
    冯朋此时对秦之蓉的武力已有所忌惮,目的既已达成,亦不愿再与她正面冲突,只恨恨地瞪了她一眼,向众侍卫一挥手,携小木人拂袖出门。众侍卫亦各收兵器,随他一并去了。
    秦之蓉颓然倚在几上,伸手轻抚古丽娅肩背以作安慰,却寻不出一句可令她宽心的言语来说。事态已至如此地步,她们都意识到,现下所要面临的绝不单单是与冯朋兄妹反目成仇的问题,而是一场避无可避的巨大风暴即将降临到头上了!
    果然,次日一早,便有宫监闯入紫云阁,取出李渊亲笔御旨,向古丽娅宣谕:“查昭仪古丽娅秉性嫉妒,行事歹毒,擅行巫蛊妖术,诅咒旁人,触犯宫规,辜负圣恩,实乃罪大恶极,无可宽赦。自今日起,着古丽娅移居掖庭宫闭门思过,永不受朕召见!”
    秦之蓉虽已有心理准备,然骤闻御旨内容,仍是禁不住心头剧震,悄悄向身旁的古丽娅望去,却见她面容竟是出奇地平静,仿佛这些宠辱炎凉都与自己无关一般,只淡淡地谢过了圣恩,起身接旨。
    那宫监桀桀尖笑道:“昭仪娘娘,皇命在身,请恕奴婢得罪了。送娘娘移宫的肩舆便在门外,请娘娘速速动身,休要误了时辰,让奴婢在圣上面前不好交代。娘娘若有什么物事要带,也请吩咐奴婢,由奴婢一并代劳......”
    古丽娅扬手打断宫监的言语:“不必了。这紫云阁中的所有物事,都是皇上赐给我的,现在我既已获罪,这些物事自然应当还给皇上,却是不劳公公费心了。”言罢,衣袂轻拂,款款地行出了门外。
    秦之蓉怔怔地凝望着她的背影,亦不禁暗叹君宠不足恃,数日前还是荣冠后宫,风头盛极,如今却于瞬息间跌落冰冷的谷底,昔日伴君时种种恩情,亦随流水而去,再无可觅。她虽与古丽娅一般,对唐皇前时的专宠不甚看重,然面对这等惨淡收场,却也禁不住起了一等秋扇见捐的悲凉。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0

主题

100

帖子

322

积分

闯荡江湖

Rank: 5Rank: 5

积分
322
声望
222 声
银两
680 两
帖子
100
精华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9-11-19
最后登录
2019-12-16
发表于 2019-12-3 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李建成的塑造应该再强势和有才干一些,或者让他不直接参与,戏份给李元吉。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9-12-16 19:12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